巴黎圣日耳曼vs马德里竞技 > 歷史軍事 > 東晉北府一丘八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穆之覺察?;?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巴黎圣日耳曼vs马德里竞技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巴黎圣日耳曼vs马德里竞技,最快更新東晉北府一丘八最新章節!

    吳興,沈堳莊。

    劉敬宣站在莊前,看著手下在莊中進進出出,從倉庫中搬出一袋袋的米糧,所有人都歡天喜地,更是有些跑向另外一座庫房的軍士們,身上纏滿了布帛,手里還抱著一匹匹的,橫在莊口的六十余輛大車,已經半數堆滿,還有一半,也都放了不少糧帛,兩千多軍士,個個喜笑顏開,而給派在一邊站崗的二百余名士兵,則眼巴巴地看著同伴們進進出出,滿眼盡是羨慕之色。

    劉敬宣笑著對身邊的劉穆之說道:“胖子,這回咱們可是發大了啊,想不到妖賊居然還留下了這么多寶貝,你說,這沈眉莊比起那些世家大戶的莊園,也不差了吧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一身寬大的皮甲,眉頭卻是緊緊地鎖著,一言不發,劉敬宣的臉色微微一變:“怎么了,胖子,有什么不對勁的嗎?”

    劉穆之喃喃道:“一個沈家的分支,在這個小小的沈堳莊,不過幾百戶的規模,卻有三十萬石的糧食,幾萬匹布帛,不對勁,太不對勁了。要說王家,謝家的一個大家族在這里有這個積累,還有可能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笑道:“也許,這是他們把各地搶來的錢糧,都集中于此呢,我們來這里突襲時,不是那些妖賊正在搬運東西嗎?”

    劉穆之還是搖著頭:“不對,這些妖賊只有數十人,而且我們一攻擊,他們就四散而逃,好像是早有準備似的,幾十人運這么多東西,你不覺得奇怪?”

    劉敬宣臉上的笑容慢慢地收起:“可是,可是這里沒有伏兵啊,我就是怕這次再上演鄴城五橋澤之伏,所以沒有追擊逃賊,也沒有馬上去搶這些東西,布了這樣的陣勢,四處探查之后才入莊的,這些錢糧布帛,也是真實的吧,里面沒放黑火,也不是假貨?!?br />
    劉穆之的神色嚴肅:“我的意思不是這里有埋伏,而是在這里做了個局,故意拖住我們,這次跟你一出來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對勁,寄奴跟我們走的是反方向,而且讓我跟著你而不是他,還要我們帶這么多大車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睜大了眼睛:“你的意思,是寄奴那里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劉穆之咬了咬牙:“不止是我們,象鐵牛,小貴子,三蛋子他們這些帶兵的將校,全都給分派各地,沒有一支是靠近寄奴的,而且走時也都帶了大車,我們是全營開拔,寄奴他那里只有幾十騎,若是遇到敵軍大股部隊,會非常危險,更何況,他去的烏莊,是賊人的老巢,本是最危險的地方,卻只派小股騎兵去,你真覺得沒問題?”

    劉敬宣猛地一跺腳:“哎呀,你這樣一說,還真的可能有問題,來人,給我集結隊伍,現在出發!”

    劉穆之搖了搖頭:“不行,阿壽,我們的任務是來搜索沈眉莊,帶走賊人的存儲,現在我們沒有明確的消息證明寄奴有危險,如果全軍撤離,那就是違令,要受軍法處置的,再說,弟兄們正興高采烈,你讓他們全部扔下東西走,恐怕沒人會樂意的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嘆道: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劉穆之正色道:“留下三百軍士繼續搬運,其他人全部上馬,全速向烏莊靠攏,帶上狼煙,如果真的有敵軍大隊,那就先救出寄奴,再召集附近各軍來援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點了點頭:“就按你說的辦?!彼?,劉穆之擺了擺手:“你是主將不能輕騎孤身前往,坐上一輛空車,找最好的御手沖在前面,也帶上我,好幫你照看著點?!?br />
    劉敬宣勾了勾嘴角,笑著拍起劉穆之的肩膀:“騎馬跑不快要坐車就直說唄,找啥理由啊。來人,把父帥給我的最新戎車拿來,我親自駕駛?!?br />
    烏莊,橋頭。

    劉裕的身前,已經橫著三十余具血肉模糊的尸體了,個個都是肢體不全,斷頭破身,而三個動作敏捷的劍士,正圍著劉裕,走馬燈似地廝殺著。

    劉裕的身上,也有四五道深淺不一的劍痕,得益于全身的精鋼重甲,都沒有造成重傷,但兩道肩頭和手腕處的小口子,仍然在向外冒血,肩甲已經碎裂,那是在他面前一個手持狼牙棒的無頭弟子所為,天師道中,除了這些動作快捷的劍手外,也不乏用禪杖,鐵棒等重打擊鈍器,力量過人的猛士,即使是勇武如劉裕,在這么多人的輪番攻擊之下,也不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嘶”地一聲,一個藍衣劍士,滾地而進,對著劉裕的小腿,就是一?;?,而另一邊的另一個黃衣刀手,則是雙刀舞出一片雪花,直取劉裕的正面,背后的一個雙手持著短矛的家伙,則是游走在劉裕的身后,等前面二人攻擊之時,突然閃電般地前沖,兩根利矛,直取劉裕的后腰。

    這三人明顯是配合多年的戰斗小組,無論攻守進退,都是妙到極處,劉裕與這三人纏斗足有一刻之久,仍然無法將之擊破,每每攻擊一人時,其他二人就攻已必救,稍一回擋,則失去了攻擊目標,手腕上的那道劃傷,正是那矛手所為。

    劉裕一咬牙,斬龍刀向下一立,卷起一片沙石,也不護腿,直接斬向了那名滾地劍手的腦袋,而左手的扎心老鐵則是激飚而出,直襲正面那雙刀刀客,他的動作一出,這兩名刀手劍士,則是沾身即退,他們都從前面那些同伴的死亡中學到了教訓,知道劉裕的力量有多可怕,絕不會正面硬拼,而這一閃,也暴露了他們這一真正的殺招,那就是身后這名人矛合一,直突劉裕后心的紫衣矛手。

    劉裕哈哈一笑,大吼一聲:“來得好!”他的斬龍刀從手中一棄,落到了地上,而左手的扎心老鐵橫著一掃,精鋼細鏈正好卷上了那斬龍大刀的刀柄,借著這一掃之勢,斬龍大刀飛奔而出,而他整個人,也瞬間扭腰向后,一雙充滿殺氣的虎目,直接瞪上了那沖過來的紫衣矛手,配合著他的虎吼之聲:“你過來??!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www.qyfaa.com.cn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打游戏赚钱是褥羊毛吗 彩票大奖缴税 北京pk10八码攻略 时时彩计划 微信做单靠什么赚钱 淘福商城赚钱吗 百家利方便快捷的投资平台 足彩胜负彩18160期任九开奖 线上娱乐赌博 pk10杀一码教程 jdb龙王捕鱼龙王跑贴吧 奔驰宝马口诀 龙武可以赚钱吗 pk10冠军走势图怎么看 时时彩在线计划后二 天恩传媒 网上赚钱